紫砂学院

  • 全球烟斗藏品连锁品牌
烟斗之家 >> 烟斗学院 >> 戒烟 >> 学院详情

老父亲戒烟

时间:2019-06-12 来源:百度

  我不知道父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,但我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戒烟的,而且戒掉了,就再没沾过。

  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,地里活计,瓦匠泥工,样样在行,累了,就停下来吸一支烟,那种悠然自得的样子,很是享受。父亲吸烟不挑牌子,实惠就行,即使后来社会发展,香烟价格提升,父亲吸烟依然是二三块钱的档次。

  母亲从来不反对父亲吸烟,只有我们这些小辈被父亲吐出的烟雾呛了,会埋怨几句。母亲却说,你爹吸烟怎么了,他能吸烟能干活,还能挣钱。

  母亲说的没错,父亲是一个瓦匠好手,确实挣回来不少钱。对于吸烟,父亲也有一套歪理。他总说,饭后一支烟,赛过活神仙;地头一支烟,力气使不完。

  有母亲宠着,父亲又好这一口,多少年里,我们虽然反对父亲吸烟,也无济于事。直到有一天,向来身体硬朗的父亲住院了。

  那年夏天,上了年纪的父亲不服老,冒雨抢收小麦,后来就咳嗽不止,高烧不退。医生说是发烧引起了肺炎。住院后,医生第一个就是要求父亲别再吸烟,说父亲的肺都被烟染黑了,这次肺炎也与吸烟有着很大关系。

  父亲虽然口里答应,烟瘾上来,依然吸一口。母亲听了医生的告诫后,害怕了,把父亲身上的香烟全部收缴。没了母亲的支持,又加上我们严防死守,父亲吸烟就没那么随便了,有时烟瘾上来,又是皱眉,又是拍床,很难受。打完点滴,父亲说去卫生间,老长时间不见回来。过后回来了,精神焕发的样子,问他去哪了,他说病房里憋闷,到楼下透透气。几次三番后,我们就知道了父亲是下楼找烟吸,再后来,只要父亲出门,我们就跟着。

  但父亲还是想方设法地吸烟,我不知道香烟怎么会对父亲有这么大的诱惑力。一天,病房里住进一个新病号,大热天还戴一顶帽子。那人说自己得的是肺癌,现在化疗得头发都没有了,吸了大半辈子的烟,戒不住,现在后悔晚了。父亲听着,就若有所思。到了晚上,父亲从床板下,从橱柜边角里,拿出整盒或零散的香烟,推给我们,低着头说:“以后不吸了。”

  我们大吃一惊,父亲竟然背着我们藏了那么多香烟。我把香烟放进床头柜,说:“这个还是要靠您自觉。”

  父亲虽说戒烟了,可烟瘾上来,还是不由自主地拿起一根烟,闻一阵,再恋恋不舍地放回原处。看父亲如此模样,我建议买些零食,烟瘾犯了就吃点。父亲却说,那些甜腻的东西吃了更难受。

  父亲烟瘾再犯时,就让我给他买几根苦瓜,说苦瓜是消暑的东西,或许苦味能戒烟呢。我买回几根,父亲就削削皮,生吃起来。我不知道是苦瓜真的管用,还是父亲的毅力,反正后来父亲是戒了烟。

  病愈出院后,父亲竟然对苦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爆炒、凉拌,吃得父亲身心俱爽,身体也越来越好。

TAG关键词: 编辑:安娜

精品推荐 更多>>